行业新闻

  •  
      除四害的由来
     

        1958年2月12日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发出《关于除四害讲卫生的指示》,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剿灭麻雀的高潮。全国几乎所有的地方(主要是城市)都采取了全民动员、大兵团作战围歼麻雀的办法。北京市的指示是,从5月18日起,大战三天,……男女老少,一齐上阵,连明赶夜,用“轰、打、毒、掏”的综合战术,给麻雀以歼灭性的打击。在此三天内,每晨六时前,参战人员必须进入阵地,大街小巷、院里院外、楼顶、墙头、树上,鞭炮齐鸣,竹竿彩旗一齐挥动,处处吆喝,强迫麻雀飞翔。政府和民众还组织火枪队分布市郊防线,阻击围歼,并在一定显明的空场施放毒饵。中午傍晚进行掏窝搜索,不给麻雀以喘息的机会,使之累死、饿死、毒死、打死,以获全胜。据《人民日报》的一篇通讯报道,北京市在一天的突击行动中,累死、毒死、打死的麻雀就有83200多只。当时流传的一句顺口溜是 “老鼠奸,麻雀坏,苍蝇蚊子像右派。吸人血,招病害,偷人粮食搞破坏。”


        历史视频:1958年 除四害政治运动的一贯方式是,中央提出方针,路线,政策。然后各地方响应,纷纷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搞实践,然后,再由中央宣传机构负责抓典型,做宣传,找经验。典型树起来了,自然下一步就是全国推广。除四害运动的来源有二,第一是《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(草案)》,这是毛泽东提出的发展农业的纲领性文件。后来简称为“四十条”。这“四十条”不仅包括组建高级农业合作社,农业单产发展规划等宏观与制度性的规定。甚至还包括各种农业技术细节。比如加强深耕,加强田间管理等等大跃进中被认为是‘粮食放卫星”的法宝“经验”,当然,也包括讲卫生,除四害。四害中的两害,老鼠和麻雀,都被认为是偷吃粮食的罪魁,国家既然要争取粮食丰产,这些偷盗国家财产的小偷自然是不能容忍的。 


         第二个来源则是“爱国卫生运动”,1949年到1952年,为了改变旧中国不卫生状况和传染病严重流行的现实,在全国普遍开展了群众性卫生运动。在抗美援朝时期,国家宣布,美军对中国东北乃至山东半岛实施了“细菌战”,为了粉碎这一战争罪行,在中央防疫委员会的领导下,各地迅速掀起了群众性卫生运动的新高潮。运动规模之大,参加人数之多,都是空前的。仅半年里,全国就清除垃圾1500多万吨,疏通渠道28万公里,新建改建厕所490万个,改建水井130万眼。共扑鼠4400多万只,消灭蚊、蝇、蚤共200多万斤。


         这场运动在其高峰时期,因为政治上的重要性,各单位都有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(以下简称“爱卫会”),基本都是书记、厂长等一二把手兼任主任,受上级爱卫会领导,机关、学校都是如此。工厂的车间里设有生活委员,职责中就包括爱国卫生工作。科室、班组都有相应的负责人。工会主席、团委书记、车间主任、书记、厂长等都是厂爱卫会的成员。单位里每周检查一次卫生,宿舍、办公室都在检查之列,不合格的扣奖金。车间内小组评优时,爱国卫生工作也是考核内容之一,这项工作不合格的不能评优。此外,街道、企事业单位还通过自编自演文艺节目来宣传爱国卫生运动,节目有快板、小合唱、活报剧(类似于现在的小品)、三句半等等,工矿企业都这么搞,爱国卫生运动热火朝天。


         1956年1月12日,《人民日报》题为《除四害》的社论,提出“从现在起到1962年基本上把四害(老鼠、麻雀、苍蝇、蚊子)除尽。”社论指控麻雀的罪状是:“据粮食部报告,……估计全国每年被老鼠吃掉的粮食约三亿五千多万斤。据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室的试验,一只麻雀一年约吃谷子三升。全国被麻雀吃掉和损坏的粮食数量不比老鼠少。”这个“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室的试验”成了消灭麻雀的科学依据。报刊上立即揭发罪行,舆论声讨,艺术作品也不敢美化和赞扬麻雀。音乐家黎锦晖在三十年代创作的歌舞剧《小孩与麻雀》,1956年获准在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演出,立即改为《小孩与喜鹊》。


         当然,早期的“爱国卫生运动”并没有把麻雀作为主要的目标。当爱国卫生运动与农业生产“大跃进”相结合,打麻雀,灭苍蝇,老鼠,乃至全国范围内消灭钉螺,根治血吸虫病就紧密结合在了一起。1957年,在“右派分子想反也反不了”的大好形势下,10月9日,毛泽东在扩大的八届三中全会上发表《做革命的促进派》的讲话,其中提到“还有一个除四害、讲卫生,消灭老鼠、麻雀、苍蝇、蚊子这四样东西……要来个竞赛,硬是要把这些东西灭掉,……中国要变成四无国:一无老鼠,二无麻雀,三无苍蝇,四无蚊子。”


         当然,这场以杀灭麻雀为核心的运动,作为“大跃进”的序曲,在1958年6月农业放卫星,以及当年10月号召开展“大炼钢铁”之后,迅速偃旗息鼓。被纳入了爱国卫生运动的轨迹,而爱国卫生运动从其最高潮的全民总动员,日益转变成日常人民生活中的一部分。除四害运动也日渐成为中小学生与"学工学农”相同的温馨回忆。每年冬春季节,学生们被动员起来,在城市的每个角落里挖苍蝇蛹,到了春夏之际,学生们则人人手持苍蝇拍,去树林里拍苍蝇。而查阅人们对当时的回忆,到了60年代以后,人们已经开始用各种东西冒充上缴的苍蝇蛹和老鼠尾巴,验收的老师也已经是意兴阑珊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
         此后除四害并未完全消失,直到现在,各级政府依然不时提出部署”除四害“的通知,当然,这些活动,再也不像50年代那样,能发动全民参与,而其主要目的,也是为了配合”全国卫生城市评选“。

     

    联系我们

  • 广州市惠勤有害生物防治服务有限公司
    联系人:王先生
    电话:020-87265733
          13602220056
          13902332385
    传真:020-87265060
    邮箱gd@gzhqxs.com
    网址www.gzhqxs.com
    办公地址:广州市天河区燕都路80号广垦科技大厦513室
广州市惠勤有害生物防治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10 电话:020-87265733

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1147号


传真:020-87265060 邮箱:gd@gzhqxs.com   办公地址:广州市天河区燕都路80号广垦科技大厦513室 粤ICP备11026685号